推廣 熱搜:

交往3年的女友竟是騙子 IT男被騙65萬后跳河自殺

   日期:2019-11-07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(原標題:交往3年的女友竟是騙子,IT男被騙65萬后跳河自殺)兒子留下遺書2019年1月8日上午,江蘇省常州市某電子科技集團有限公
 (原標題:交往3年的女友竟是騙子,IT男被騙65萬后跳河自殺)

兒子留下遺書

2019年1月8日上午,江蘇省常州市某電子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召開招投標會議,公司IT男汪寒負責接待工作,但公司經理方明凱的視線里卻捕捉不到汪寒的影子,撥打他手機也關機了——節骨眼上,這小子跑哪兒去啦?

招投標會議結束已是下午3點,汪寒始終沒出現。方明凱從人事部門找到汪寒父親的手機號,撥了過去,老汪說兒子中午回來過,午飯后就出門了,說是去上班了。

擱下電話,老汪走進兒子臥室,一眼看到書桌上放了一張紙,頂頭兩個赫然醒目的大字:遺書。“爸,兒子走了。兒子做了很多不應該的事情,連累很多人,因為情感問題,兒子受了整整三年的煎熬……爸,兒子對不起你,這次又選擇逃避,把災難留給了你,可兒子真的很累,這些年一直不快樂,過著兩面人的生活,真的過不下去了,兒子去找媽媽了!”

老汪跌坐在床沿上,老淚縱橫。警方調取小區監控錄像,發現汪寒在小區附近的河邊消失,河中有團漂浮物,老汪驚呼:那是他今天穿的衣服!民警打撈上來,果然是汪寒,已毫無生命跡象,老汪撲倒在兒子身上一聲悲號。

有交往三年的女網友

案發時汪寒40周歲,2002年大學畢業他回到原籍常州,在民營企業從事網絡工作。他工作踏實,刻苦鉆研,通宵加班的話,第二天肯定還打起精神上班,很少抱怨苦累,從不計較加薪晉升。

不過,工作之外,汪寒和大家聊天也是談論技術問題,似乎技術就是一切。開會從不發言,像是隱形人,因表現不活躍不被關注,沾不了晉升的邊,慢慢被邊緣化;節假日宅在家睡覺或打游戲,沒有朋友知己,缺少激情。領導評價他:工作很負責,內心不愿與人交流,有點邋遢。

汪寒一米八的大高個兒,溫和安靜,大學校園里他純真地愛過,可相愛兩年畢業前夕突遭分手,之后他大病一場。老汪說兒子遭遇失戀打擊,兩年后才緩過來,之后不接受任何相親。

不知不覺已過三十而立,數年前一次同學聚會,他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。那次聚會,同學都帶了配偶或孩子,只有汪寒形單影只,蜷縮在沙發角落翻手機,眼前的熱鬧與他無關,他是來打醬油的,而淡漠的表情下是一顆被刺痛的心。同學聚會后,他主動在QQ、微信加異性好友聊天,單刀直入直奔結婚主題。但是,沒建立牢固的情感就談婚論嫁,誰敢接盤啊。

根據老汪提供的線索,警方找到了與汪寒保持多年聯系的女網友小謝,小謝說我跟他只是一般朋友,沒戀愛,三年前汪寒在網上認識一女孩,和她戀愛三年了,在她身上花了幾十萬元,準備結婚的。

汪寒微信聊天內容證實,頭像為漂亮女生、網名為“夢”的女孩,就是與他戀愛三年的女友,汪寒的一切夢想都傾注在她身上,所以把她名稱設置為“夢”。

原來,三年前汪寒通過微信主動加了“夢”,“夢”自稱真名潘朵兒,26歲,在市區某企業人事部門上班,跟汪寒沒聊幾天就答應了他的求婚,汪寒喜出望外,對方還發來半裸視頻,以表百年好合的決心。

潘朵兒很會撒嬌,各種與愛有關的日子都會索取紅包,情人節、七夕、生日、圣誕節……還有各種與愛無關的理由:生病了、換手機、丟手機、工作失誤罰款等等。

潘朵兒有個弟弟“潘小海”,主動加了汪寒,潘小海也有理由要紅包:姐夫,我跟小兄弟在外面,支付寶沒錢了,你先打點給我,回頭我姐還你。潘朵兒住院了,潘朵兒的“母親”主動加汪寒,說醫院要交3萬元押金,否則不給手術。汪寒二話沒說全款打過去。汪寒下班前潘朵兒發來微信:親愛的,別來了,我病懨懨的模樣不能見你,你來了我反倒心里難受。汪寒善解人意,再忍忍吧。

自殺前催對方還錢

警方鎖定“夢”的位置,在江西公安機關配合下,于2019年2月13日將其抓獲歸案。

然而,“夢”絕非窈窕淑女。“夢”真名楊海,江西贛州人,案發時31歲,大專畢業,他交代:2015年在常州翠竹奶茶店當店長,因跟前妻鬧別扭心情不好,想微信加個女生出去散散心。我頭像是女生,汪寒主動加我,立刻發來紅包,約我出去,我看他挺爽快,就想冒充女性騙點錢花花,隨口編理由他都信。后來跟前妻離婚,他發的紅包我隨手轉給前妻,支付孩子撫養費。2016年,我認識現在的老婆,離開常州,但跟汪寒還保持微信聯系。老婆要生孩子了,我跟汪寒要錢的數額越來越大,編造買房子要交稅、離婚要給分手費、出車禍沒錢住院、父親彌留之際要買墓地等理由,他都給錢了。這些錢我給了前妻10多萬元,再婚花了10多萬元,改造三菱汽車花10萬元左右,網絡游戲買裝備3萬多元,其他吃喝玩樂花掉了。

楊海大專畢業后做過各種生意,夢想一夜暴富,都沒堅持下去,當過滴滴司機,因太苦干不了,沒啥技能難找工作,但吃喝玩樂一項不能少,好逸惡勞,混跡江湖,年輕人中像他這樣的絕非個別現象,他們是各類詐騙案件的主角。

汪寒與楊海交往三年間的所有收入、加上父親給他還房貸10萬元,全部被楊海養家及揮霍掉了,共65萬元。2018年底,汪寒向“夢”發微信告急:急等歸還房貸,立即還我7萬元。楊海怕事情敗露,打給他9000元。汪寒發微信:再不還錢我就自殺!楊海沒當回事,案發前兩天,汪寒發出最后一條微信:我的律師會跟你聯系!

被告人獲刑十四年

汪寒因失戀性格更加沉悶內向,長時間無表情地面對電腦,有了一張典型的屏幕臉,白發比同齡人多,過早謝頂。明擺著“夢”是個貪得無厭的騙子,且騙術低級,破綻百出,可汪寒交往三年都沒發現。

楊海交代:一開始我就答應他的求婚,索要求婚紅包9000元,他在酒店訂了房間要跟我見面,我以臨時出差推辭了。一次他要給我購物卡,就是要見面,我說在廣州出差,就以潘朵兒弟弟小海的身份在超市見了面。他有點胖,謝頂,看上去老實巴交。小海和潘朵兒母親,都是我假冒的微信號,其實就是我一個人,交往三年沒見過一次面,直到最后他還是把我當成美女潘朵兒,說他多么愛我,為了我他什么事都干了,說我欺騙他的感情,無情無義……

承辦該案的檢察官張朝認為,被告人詐騙手段惡劣,數額巨大,后果嚴重,建議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。2019年9月24日,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法院作出判決,以詐騙罪判處被告人楊海有期徒刑十四年。(文中除被告人均為化名)
 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福建体彩